顾跃官网_顾跃油画_作品-顾跃,顾跃油画,顾跃作品

  重绘善本

  传统中国文化的文学、戏剧,堪为瑰宝,后人无数次阐释、解读,衍生出各奇各式的版本,经典性的戏曲、读本和图本,或散落流传于寻常百姓、或赏玩于文人雅士,甚至藏于紫禁深宫;如此各式抄本、秘本真传等等,形成当下浩若烟海的善本真品,为后世的营造“法式”,以及叙述意蕴情境的图像世界。

  由于在国家博物馆的工作背景,典藏许多传统古善本资源,对其研究一直是我关注点,而对其二次创作或者说图像的改造成为一种内心情感的诉求。在我眼中古善本不仅仅是一次写生过程,是图像如何将当代油画材料进行合理的一次“挪用”、转换和重读经典的精神巡礼,是我的《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等系列古善本再创作,更是对传统国画中“摹”、“仿”问题的思考与延展。我借由古代善本绘画雍正、乾隆典藏宫廷绘画精品这一素材,贴近“帝王级家庭生活”奢靡而华贵的生活细节,进行当代“摹仿”和艺术延伸,并将其名为“新西厢”系列,试图将西方油画材料融合中国写意绢画特质,超越传统意义上的叙事绘本。

  重绘善本具有以下几个特点;首先是面向宫廷绘画对于西方文化(油画材料)的中国式图像符号“挪用”和“嫁接”的大胆尝试;其次是针对古代绘画中不乏有诸多“仿”、“摹”、“临”等词汇和相关艺术理论进行反思;再者是引申出一种碎片式美学当代性和波普式美学当代性实践。

  宫廷绘画对于古善本的贡献具有现代意义,特殊明清时期融合了西方绘画特色。中西文化交融已是近三百年的事了,郎世宁是开拓者,深受康熙、雍正、乾隆器重,遵守作画前绘制稿本待皇帝批准后“摹仿”的清宫绘画制度,于宫廷绘画创造了以新的领域,其意义不仅关乎艺术领域,而超越了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宗教学科。郎世宁的宫廷画作品融合了中西绘画特性,写实、立体和透视,注重线条和结构写意性等特点表现,融合中西方绘画技法,自成一体,形成精细逼真的效果,传神而又韵味。自此中国的宫廷画家透视感和立体感增强的“中西合璧特色受其影响,从而呈现出不同于历代宫廷绘画的新颖风格。当然,宫廷绘画中对于现实生活的想象或描写与当下古善本的传阅与图像联想不一样的境遇,正是由于这种特异性引发关着的共鸣和惊奇感,也是我的研究领域兴趣。”

  重提传统绘画中“摹”、“仿”问题。“仿”作的创作者主体对于前人的尊重,进而接受其笔墨图示和人文精神、理想情感诉求。画者通过题跋文字、图像造境及其隐喻意涵传达自己的观念,观者则可通过品题、评论实现与画家的精神交流。其视觉层面在于关注“仿”的具体技法及其在图像上的二次创造,包括构图延宕、笔墨互参、母题借用等;其精神性具有隐喻与文化符号层面的功用。观者在赏玩过程中不仅是对视觉图像精密善本的一次酣畅审美体验,同时还对其精神喻指进行解读、唱和、衍义、追觅和涵咏,“仿”作的形式因而呈现出多样化的形态,诸如雅集文会、送别、斋阁小憩、相与畅游、酬资等情景。“仿”的意义不仅体现于画家适情自娱的意蕴传达,作为一种文化物品和象征物品,在人情往还、附庸风雅和私密把玩的娱乐性等各种情境中构成了其创作的主要意图。“摹仿”之技艺流传不是一种意涵平行简单传递的过程,其图像在复杂的承续系统之中,被不断地接受、认同甚至误读,从而使“仿”作的意义,在不同身份、际遇、地域的人群之间实现着精神性的传递,使“仿”所附载的复杂旨趣在更广阔的时空中被不断地传播与衍义,其观念的丰盈和意义的呈现还是在历史关键链条网络中积淀完成。这一接受情境可以使观者更立体地观察到古代至现代社会生活乃至“文人世界”的内心镜像。

  这批古善本的“创作”是我的碎片式美学当代性和波普式美学当代性实践。

  一方面古善本的文化价值。其提供了明清两代生活习俗、服饰和家具及文化的绝佳资料。各种碎片式的图像诸如螭龙造型足部马蹄的牙条牙角、花几紫檀大理石面牙板、变体罗锅帐、三围屏式罗汉床、竹簧围屏、随形树根脚踏、紫檀笔筒、斑竹毛笔、竹扇、软屉斑竹凳子、朱漆描金的圆凳、板足案、青铜尊花瓶、朱红漆木座、香橼和佛手、斑竹木床和鼓墩、蝴蝶帷幔、如意头、手绘屏风锦缎包边绣喜鹊梅花、溪山行旅的紫檀屏风、石质莲花形底座蜡烛台、铜鎏金烛承台、蕃枝莲凤凰图案的垫子、木雕随形如意、菊瓣纹剔红盒子、紫檀束腰花芽腿嵌大理石面香几、铜香炉、剔红香盒、御赐青花五爪龙纹瓷瓶、南官帽椅、明式衣冠服饰,等等,恰似镜头一样呈现出一幕幕古代视觉图像盛宴,引领观者赏玩与陶冶情操。

  对于古善本的描绘,我采用的是一种碎片式记录方式,强调叙述结构的紧凑性和故事情节性,一切细节经过精心设计,围绕主题展开的,体现人文关怀,构建出一种碎片式的美学当代性——即运用多维的符号系统为观者勾勒出一个从外在到内核与现实世界相接近的镜像,“诗意”和“真实”融为一体,造成独特的视觉感受,记录“逻辑真实”故事连本——叙事的断片式、格言式、随笔式、抒情性、个人化的绘本。历史故事或古善本之所以被书写,不仅仅是为了固定思想的形状,而将保持那种一瞬间的闪光、断裂和独语的状态。波德里亚说“没有比解构更具建设性了,它竭尽全力,让世界重新经过文本的筛选,它反复地思索,注释文本,采用如此多的引号、斜体、括号和词源学,以至于书面上已经没有文本了”。一种断片式的自言自语,沉浸在这种诗意的冥想之中,享受这种一瞬间的智性愉悦,满地的思想碎片,每个碎片折射出的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另一方面古善本的“摹仿”而形成的图像,在语言和图示“范式”效应中传播开来,彰显出“世俗化”和“普世”价值,其“摹仿”的社会效应不仅仅限于艺术本身,而且上升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那是一种波普式美学当代性。从语言上来说,近期的古善本《西厢记》和雍正、乾隆藏画的《12美女》和《燕琴怡情图》的借鉴,特别是受荷兰画家杨·凡·艾克的《根特祭坛画》这一最负盛名的教堂艺术品的影响。前者是传统宫廷绘画的精品,而后者作为尼德兰民间传统细密画的创新,为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水平的重要标志。《根特祭坛画》分为12幅,画面的祭坛屏风在管风琴庄严的圣乐声中展开,无论是内容、形式,还是细节处理,肃穆辉煌而光彩熠熠,典雅的色彩配饰与精神特质成为油画语言方式张扬的利器。西方宗教主题的延宕和古典油画的经典技艺至今依然成为后辈学习研究的领域,从艺术价值的文化传播看来,中西文化艺术皆如此,除了教化功能外,其图像传播的广度和后续传承对于未来的文学艺术、政治经济等产生的影响难以估计。

  对于古善本的借鉴以及其内容上均呈现出这些特点;如清代宫廷绘画善本中描绘出清代上流社会生活承袭了明代装饰及衣饰打扮,表现了清人对明代文化向往溢于言表,即使是故宫里清代皇帝的行乐图,图中的皇帝也有明代服饰扮相的。这种“摹仿”渗透到各个层面,不限于中国,西方古希腊、罗马、文艺复兴、19世纪乃至当下,不断有重读古典和向前辈大师致敬的作品,艺术家甚至从过去的作品中模仿绘制一样的风格,这种“复古运动”是后现代主义挪用手段的一特色。如果说构建出的这一波普式美学当代性随着被艺术家在手法上广泛运用——片断、拼接、挪用等,使作品的内涵与外延混合为一种平面化的统一——抽象与具象的冲突、字面意义和深层含义的冲突、一般和特殊的冲突消失,那么它逾越了艺术与生活的界限的新领域中其大众化的特征将被明显放大,并融入到生活当中,并且随着和现代一切流行元素一样,离不开波普艺术的传播。其融于大众生活的通俗文化的创作题材,反应了社会变化,甚至存在着某种窥视者的游戏性与反讽之味,开创了创作中的客观主义,在后现代语境下,这种快速文化创造、传播和接受深度和广度具备波普式美学当代性。

  纵观几百年文化交流传播的历史,中西文化的借鉴和“摹仿”是相互交融的,有时甚至不分东西南北,你我彼此,何况艺术?

  2013年

相关顾跃信息:

  顾跃自述

  我与绘画观念

   I-Artist | Link Art Copt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red by Gu Yue 顾跃个人官方网站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3041752